标题:

残酷的现实总像把利刀横亘在姑姑命运的前头

时间:2017-09-20 21:16/点击:

  她,我的姑姑,在基督耶酥生辰2011年后的9月26日走完了她70年的人生之旅。半天前,二儿子从上海回来了,半小时前小儿子
 
从苏州回来了,看到三男一女全都守候在身边,一个个都已成家立业,事业有成,她欣慰地闭上了双眼。
  
  亲人重逢,人生绝别。
  
  她走得那么安详,那么坦然,那么无忧无虑……一个真诚的基督信徒,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实现了她强烈的愿望:完全按照基督
 
教仪式办理丧事,让她安然地步入天堂。
  
  这是个多么艰难的决定!传承千古的礼俗要退让给新奇的基督葬礼,在这农村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事。长辈过世算是白喜事,要大
 
摆酒席,娘家亲戚、女儿都要办抬抬,要请乐队奏乐,得办得热闹、盛大、隆重,以示对长辈的孝敬,以显示后人的实力。否则可能
 
会背上不肖之子骂名。
  
  然而,身染重疾六年的姑姑不断的地诉求着她最后的愿望,让她做一名真正的基督人,在她看来那一切贤孝之举都是世俗,都是
 
罪恶。残酷的现实总像把利刀横亘在姑姑命运的前头
  
  为此,表兄们无数次地商讨,却都莫衷一是,难以定夺。
  
  24日下午,我坐在姑姑的病床前,姑姑拉着我的手,眼含泪水,孱弱地说:“你是文化人,也只有你从没反对我入教,你一定说
 
服表哥们,千万不要让我带着罪恶见上帝。”当打开表妹递来的笔记本,我震惊了:那厚厚本子的每一页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个个
 
出奇工整的红色小字,一行行一列列疏密均衡、纵横有致、笔画清晰,记录着《圣经》教义。姑姑充其量只读过两三年的书,五十多
 
年没有接触过书笔了,临老居然重新学字读经、提笔抄录,这是何等的恒心毅力,信仰的力量原来如此地巨大,我彻底地被她的虔诚
 
折服了。
  
  晚上,在商讨丧事时,我第一个道出鲜明的观点:姑姑一生性格刚毅,做事果敢,说话掷地有声,她在信仰选择中也是几经辗转
 
,最终坚定地选择基督,十二年中,不管风雨冰雪,也不顾病魔缠身,持之以恒地坚持参加教会,是信仰给了她战胜孤独、延续生命
 
的力量支撑。尊重是孝顺的前提,作为晚辈,我们理应让她安心坦荡地、欣然圆满地、不带遗憾地为生命画上个句号。至于社会舆论
 
,或许会有人指指点点,我们却可以问心无愧;但如果违背遗愿,行传统习俗,那人家抵面责骂晚辈不孝,你有何言以对?那样子女
 
将背上一辈子的心债。
  
  沉默半晌,表兄一扬头:“就这么定了!母亲生前太多的话我们没有听从,连她入教也受到我们子女的重重阻力,给她带去了伤
 
害。这是她最后的遗愿,我们再不遵从于心何忍?”
  
  要办就办得彻底、办得大气,绝不学他人那样遮遮掩掩、藏藏掖掖、畏首畏脚。镇上以前的基督教徒的葬礼都是当面请教会祷告
 
,背地里烧纸供饭,土洋混杂,弄得那些教会人跺足捶胸、咒语叠念,尴尬至极,连亡灵也灰头土脸、背负沉重的十字架叹息而归。
 
咱不!咱要让逝者抖落掉一生的痛惜愤懑,扬眉吐气、昂首阔步地迈向天堂。
  
  您不是喜欢热闹么?那就装整车的烟花爆竹尽情燃放,您不是热衷于交友热聊么?所有的三亲六故都来了为您送行,还有,那特
 
地从市里请来的您所崇拜万教主也来了,她一呼百应,只消一个电话方圆几十里的信徒悉数到场,灵堂挤满了就或坐或站在前院里,
 
不要一根烟,不喝一杯水。您听到了吧,一百多基督教友恭敬肃立,齐声祷告,高歌神曲。放眼望去,来自四方更多的围观者也加入
 
了这空前的面场。
  
  此情此景中,且容我梳理一下姑姑七十年的人生之旅吧。1941年,姑姑诞生在这幸而没被抗日烽火影响到的鱼米之乡。篾匠手艺
 
家庭给了她温饱、安逸的童年,不知何故在她十七、八岁时才背起书包每天伴着小她十来岁的学妹们一起上学堂读书。直到有一天,
 
学妹们一如既往地饭后来到她家等候一起上学突然发现她家张贴着鲜艳的大红双喜字,于是调皮的学妹们纷纷跟这位学姐嚷着要喜糖
 
  
  姑姑够潇洒的,一转身便由个小学生蜕变成了家庭妇女。姑父是个敦厚朴素、温良恭俭、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整天只会埋头种田
 
,世故不管,人情不顾。能干的姑姑天性果敢、泼辣,自然担负起家庭的行政一把手,外交东邻西户,内理家务琐事,田间地头、锅
 
碗瓢盆、畜圈茅房穿梭着她不知疲倦的身影,忙得是不亦乐乎。闲暇时还学会了缝纫技术,聪慧的头脑精于设计,经她缝制的衣裤鞋
 
袜,这里镶朵花,那里刺只鸟,花里胡哨的,却也迎合了那个年代乡嫂村姑的审美情趣,都成了抢手货,于是,姑姑索性开了小缝纫
 
店,生意红火不在话下。
  
  上帝是幽默的,他给姑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赋予了她女强人的潜质,却没给她挣足面子的运气。其实,姑姑的内心积郁着终生
 
怨恨。本来自己是个商品粮户口,却下嫁到农村,这已经很委屈自己了。更憋屈的是姑父懦弱、忍让的性格让她家在村里与人利益之
 
争中总受欺负,而且隐约听到一些轻蔑的嘲笑。姑姑是个性情之人,有性格、有脾气,哪能受得了这些,就拿姑父出气。可姑父回到
 
家里却以一家之主自居,于是,不断地上演家庭闹剧,结果都是以吵架、痛哭收场。眼在流泪,心在滴血。除了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作为女人又能怎样呢?把痛楚盘踞在心底,捕捉释放能量的时机。
  
  改革之初,姑姑看准时机,把责任田交给姑父,只身去十公里外跟亲戚合伙经营河沙生意,每天早出晚归,霄衣旰食,吃了些苦
 
,倒也赚了些钱,算是在商海里畅游了一阵子。虽有经商胆略,但毕竟是女流之辈,家里没有强大的人脉背景、经济实力和精神支撑
 
,注定成不了大的气候。
  
  后来,命运又给了她进一步的钳制,我那可怜的姑父不幸染上癫痫病。发作起来,全身痉挛、口吐白沫、轰然摔倒。不仅丧失了
 
劳动能力,姑姑还得承担起照顾病人的重任。十年前,姑父终因病发溺水而亡。
  
  ,她无法摆脱,她陷入了对命运的苦苦思考,她曾经相信佛祖,可佛并没实现他的
 
企盼。28年前,她敬重的哥哥身患重疾,她起大早独自赶往西九华古寺抢冷香炉拜佛许愿,一步一磕头,那百级台阶上沾满了她膝盖
 
跪破的鲜血。满腔的虔诚并没能挽回哥哥的生命。她开始怀疑这个以慈悲为怀的佛教。12年前,当耶酥教会在本地逐渐壮大,她终于
 
选择了基督教。
  
  性格刚强,执著坚毅。姑姑最后的12年里,义无反顾地走进了真正属于她的精神世界。没有了姑父的相伴,也失去了发泄的对象
 
,她陷入了孑然一身的孤独。是基督拯救了她,那些年,姑姑精神焕发,像个刚入学的小学生对学校充满了好奇和兴趣,每次教会聚
 
会的夜晚,她都邀伴携友,兴致勃勃的骑个三轮,唱嚎嚎地奔赴教堂。
  
  然而就在她寻找精神寄托时,厄运又一次降临,6年前,她患上了不治之症。于是不断地奔波于医院和教堂之间。无情的病魔并
 
没有摧垮她对基督的信仰,相反,对耶酥的图腾却让病魔退却,如果没有虔诚的信仰,她的生命也不可能延续至今……
  
  碧血丹心系亲情,磊落光明照子孙。七十年风雨岁月淡然了她女杰雄才,她把一腔的热血盛火燃照着后人:
  
  最艰难的时代里,她杜鹃啼血唤东风,博大的母爱养育了四个子女,如今都已各立门户,生活小康。
  
  在晚辈最困难的日子里,她担了满袋大米悄悄给予帮助。
  
  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还亲手缝制了兜褂鞋袜送给新生的重孙。
  
  ……
  
  姑姑走了,带走了那熟悉的音容笑貌,带走了那爽朗的笑声,也带走了怨屈生命中的唉叹.
  
  值得欣慰的是,最后的夜晚,肃穆的灵柩前站立着一位文静儒雅、修养丰厚的基督信徒,他是从遥远的千里之外特意赶来为姑姑
 
送行,他是个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台湾老板,他也是姑姑小儿子的老板,且听他正为姑姑祷告:
  
  “仰望在高天之上的主,藉着你的圣灵燃亮我们的思想,赐我们恩典,这位平凡的信徒正走向天堂。这是位伟大的母亲,用她的
 
仁慈与宽厚抚育了女子成长,母爱光辉普照,子女融入社会,为社会为世人贡献才华。向这位伟大的母亲致敬,请在天堂等候吧,将
 
来的一天,我们将在那相会。阿门!”

上一篇:在书本与课堂里穿行于童贞与烂漫中流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