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职场打拼日进斗银生存不成问题

时间:2017-09-20 20:59/点击:

为着几个不当吃喝不当钱花的文字,硬是把自己活生生陷入神醉的痴迷,还那么的疯狂,又那么的炽烈,偶得一点灵感,如小孩子找到喜欢的玩具,又像极了初恋,死死的抱着这点灵感不放,非要写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篇章不可。要写又不好好的按套路来写,非要把雪写成红色,把爱情写成紫色,给人一个野路子的写作形象。又不是什么大文豪,也不是什么名作家,却总是嚣张了说,把自己的爱情写进文字里,要写一辈子。就那么写着,写了几十年,爱了几十年,却依然孤寂着一个人的日子,也没个烦,也没个倦,也没个厌,好似与纸张笔墨有了千年的仇、万年的恨。
  
  有了这等心思,现实中的异性,在眼中、心底便成了异类。不是张爱玲,也不是三毛,却总摆出那份冷,那份傲,那份孤。温和善良的一个多情女子,却有意无意的让周围的人寒了心,不是远而敬之便是怯而远之。好在自己有本事,职场打拼,日进斗银,生存不成问题,更视婚姻为杀机四伏的围城。
  
  爱情,最好是重口味,不拿嫩肉当点心,所有故事,写起来,不可以惜墨如金,欲言又止欲说还羞,必须是洋洋洒洒万千字,朗朗上手,调侃入口。
  职场打拼日进斗银生存不成问题
  有骚年比我嚣张,如演讲般说:爱情是他妈的什么玩意,充其量也就是女人看男人钱包有多鼓,男人看女人胸脯有多胀,这年头谁也不是菩萨,没什么爱情绝唱。那一瞬间,我攥紧拳头,没敢看她,怕自己一拳挥过去,打掉这个刚整过的鼻子,再来一个河东狮吼:不向往爱情的女人,是不解风情的女人,是不懂风雅的女人,再漂亮也就是一朵塑料花而已。
  
  是呀,太多烟火女子,是不谈爱情。平常日子里,多数絮叨的是菜米油盐外加孩子和老公。哪像我如此的嚣张至极,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除了写色情文字就是编爱情故事。打开空间看看,里面的文字哪一篇不是先甜言蜜语后刀枪剑戟,煽情动情的让看客春心浮动热泪盈盈。爱情,旷日持久的战争,我用文字撒下爱情的蛊,勾了男人的魂,要了女人的命。
  
  我的爱情观里,没有奴役凄苦家务累,只有乱世潇洒出英雄。该谈爱谈爱,该调情调情,可以端庄稳重喜怒无常深闺哀怨诗词歌赋朝朝暮暮思念一个人,可以一见钟情卿卿我我花前月下撒娇卖痴再装疯。
  
  女人与爱情,不必问,不必等,红颜留不住,岁月不饶人。我是女人我怕谁,逢着闲日子,脂粉慢慢匀,先看高雅高叉名旗袍,再看地摊庸衣俗花裙。挑挑拣拣,欢喜便好,自我多情,潇洒人生。
  
  如邂逅爱情,趁热润鲜劲,拼出九牛洪荒之力,癫疯至巅峰。一年半载花期过,谁还记得当初信誓旦旦,再鲜艳的玫瑰也成了霜打的茄子秋后的菊。
  
  我谈爱情,不想辜负万丈红尘。我谈爱情,因了我是不老的女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人活在世上做每件事都是造物主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