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人活在世上做每件事都是造物主的旨意

时间:2017-09-20 21:01/点击:

 一个傲然铿锵的男人,一个博学才情的高中老师。老师写诗,浪漫而缠绵。我不能确定自己是爱了这个人,还是爱着这个人写的诗。
  
  一向结实而健壮的老师,体检时查出肝上肿瘤,不知良性或恶性,一周后确诊。在等待的煎熬里,我搁笔文字,关闭自己的世界,一心一意陪着老师!
  
  消息突然,硬生生吓坏了我。去年八月老师来看我,是那样的健壮结实,接着,西行青藏高原也没什么事。这过去才半年时间,肝上怎么就有了肿瘤呢?瑟瑟发抖的身躯,懵懵浑然的大脑,顿觉自己成了一粒飞尘,哀叹生命如此之轻。
  
  恐惧着生命无常,急忙忙断了网络,关了空间,卸了QQ和微信,把自己深深的锁起来。
  
  父亲肝癌离世时,母亲说:我可以给你生命中全部的爱,全部的爱却无法拯救你患癌的生命。老师的病情,让我再次想起母亲的叹息。尊师如父,如今能做的,就是屏蔽红尘的喧嚣,放下一切俗念,用文字静静默默的陪老师一起等。
  
  夜色夸张的炫美,而我眼底只有你眸子的黧黑。夜游东湖,漫步一起走过的路,回想你温情的目光和掌心的温度。那些过往的残片,泪水再次模糊,模糊的泪光里,树影把文字与现实混淆的一塌糊涂。人活在世上做每件事都是造物主的旨意
  
  等待,本身就是一种煎熬,让人吃不下饭,睡不踏实,做不了事。我曾扬言,自己是个爱睡的猪,天大的事都不会缺觉少呼噜。现在想来,除了生死攸关其他都不叫大事。每晚,只要头沾枕头,眼泪就会从眼眶里满满的溢出来,万种伤感如一根硬木梗在心里,黄昏到黎明,着魔般的忧郁。
  
  老师说西藏的高僧度他有七十九岁的命。是啊,我也觉得老师也应该是长寿的,老师的相貌是如此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特别是那个叫地阁的下巴,伸出来就是瓦房的飞檐。其实,,生死与福祸,归根结底是一个人的命数。
  
  老师,我静静的陪着你,清明如露水般的感情,纯粹到不掺杂任何俗人俗事。干净的只剩下诗和文字,你给我写诗,我陪你写字,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淡泊名利,追求精神,谁人堪比?
  
  老师,我不怕死,但是,我怕见不到你。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能不能认识?能否记起这辈子?
  
  老师,你不怕死,但是,老师还有未完成的心愿,师娘身体不好,学弟还未成家,让老师恐慌的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原本打算发布《死亡威胁》后,暂时关闭空间,为的是给那些爱我和爱我文字的人一个交代。没想到此文一出,引起不小的波动。大部分网友的论评让我感动,那声声祈祷让我悟出人性的善良和真诚,自然,也有乌鸦呱噪和攻讦的声音,那种浅陋、刻薄和谩骂的句子我是不在意的,由着他去说去写,对这样的人,我只有可怜他的无知和粗俗,如此这样,才可以显露出一个人的内心。对人,我做到宽容。
  
  老师,你说曾有至亲好友反对你写诗,担心写诗会让你抑郁。徐志摩在《猛虎集》序中说:世界上再没有比写诗更惨的事。我想,大概诗人的情感都比较浓郁敏感和脆弱吧。诗人,让人觉得神秘。而老师不是诗人,老师也没有写诗,只是叙述一种情感的美好。
  
  老师,你写诗,只为一个人写。一年来你写了那么多诗。《落叶》,《萧萧》,《青花瓷》,《紫水晶》,《紫蔷薇》,《妖娆萧萧》,《秋歌》,《思念》。《四月》《五月.燃烧》《六月.眺望》《七月.怀孕》《八月.回眸》《九月.满溢》《十月.暖爱》《十一月.紫柔》《十二月.雪地》,等等系列。
  
  老师,自从你的诗有指向的写,你空间的人越来越少。我知道,能欣赏诗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这样有指向的诗,天天看,谁人不腻?我戏谑说:老师,你再这样写下去,空间的人都跑光了。你淡然说:跑就跑吧,不是写给谁的,没谁看得懂。是的,老师,你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你,更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你说,那是别人的事,我的事就是为一个人写诗。是的,你识我,我懂你,够了。
  
  终于,关闭网络,不与任何人联系。坐在电脑边,一边敲打着不成句子的文字,一边等老师下课。时间,在我憔悴的脸上掠过,眼角的鱼尾纹花蕊般盛开,泪水漫过它,在松弛的嘴角跌落。
  
  老师的头像亮了,便招呼:喝茶了。那一声是温馨的。我们喝茶,谈佛经,谈命运,谈你的诗,谈我的文。我打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没话找话说。
  
  我说:“老师,我想剪短发。”
  
  老师说:“剪短发就不妖娆了。”
  
  我说:“好,留着吧。”
  
  老师说:“春节看你写的文字,过年没睡够八天。”
  
  我咯咯的笑:“娘都说我睡成猪了。”
  
  老师说:“有娘真好。”
  
  我说:“是呀,娘过年没事,绣了好多双鞋垫呢。老师,给你寄两双去?”
  
  老师赶忙说:“好呀,好呀,你知道我穿多大码的鞋子?”
  
  我笑着说:“大概三十九码或者四十码的吧。”
  
  白天,各自上班,闲暇中,你一句我一句的在QQ里说着一些细细碎碎的话语,心,便安宁了。老师放学时间到,便急忙催老师回家,柔柔叮嘱:“老师快回去,师娘的手不好,还等着你烟火呢。”那一分钟便想,苍天保佑,老师的瘤子是良性的吧,不然,病弱的师娘怎么办?
  
  晚上和老师聊天,只限于十点之前。依在床头,一边陪母亲看电视,一边和老师讨论自己喜欢的文人。比如:萧红,张爱玲,鲁迅,朱自清。
  
  说起鲁迅。老师说:“鲁迅说这世界要安静,最好只要两人,一男一女,哦,还有一个卖大饼的。春天了,大饼哥春心萌动,说,我也要女人。一脚踢了大饼哥,自己动手烙大饼,真的就两个人了。”听的新鲜便问:“老师,高中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没这么讲哦。”老师说:“我和鲁迅先生合作的。”
  
  说起朱自清。老师说:“朱先生晚上想情人了,就荷塘月色了。”我笑。老师很认真的说:“是的呢,你去看朱自清传,他和老婆吵架了,睡不着,就跑去荷塘了,不过,转了一圈,还是回家了,人,最终活在现实世界里。荷塘月色不仅仅是写景的,他有三个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一个是荷塘世界,一个是古代世界,分别都有象征的荷香世界,六朝采莲,风流世界,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天上的,这是我对《荷塘月色》的解读。”
  
  我迷醉在老师的讲解中,在母亲的鼾声中,沉沉的进入梦乡。
  
  没有谁知道,在等待煎熬的日子里,我一心一意的伤心哭泣,哭自己的脆弱。在等待煎熬的日子里,我一心一意的跟自己怄气,气自己的率性。在等待煎熬的日子里,我一心一意的虔诚祈祷,祈祷肿瘤是良性的。
  
  终于,终于,忐忑中等来确诊的消息:肝囊肿。
  
  老师,恭喜你。
  
  老师,我毕业了。
  
  老师,再见。
  
  老师,顺便代我问师娘和学弟好。
  
  老师,保重!

上一篇:职场打拼日进斗银生存不成问题 下一篇:你的赠物回忆着你的深爱你的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