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五年的客户合作期间一直是我的追求者

时间:2017-09-20 21:02/点击:

  手机响的时候,我在网上替女儿做枪手。
  
  手机里,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说话,我不知道他是谁,因为,我的手机上从来不存任何人的电话号码,任何人。
  
  他说着话,好像对我很熟悉的样子。可我听不出他是谁,但是,我不敢说不认识,我怕伤了他的心。我说:“啊,哈,呵呵,我知道你是谁了。”他说:“我是谁?”我说:“你不就是那个,呵呵……”我把他当成隔时空的那个人了,声音太像,但我知道不是,因为,那个人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一边听,一边想,那些个熟悉的陌生人,三年内和我联系只有两个人,那个联系比较勤的,我正在和他怄气,肯定不是他。那么,就剩下一个人了,如果不是这个人,那就再没有其他人了。可我不敢确定,因为,电话里的声音一点也不像那个人。他听我嗯嗯啊啊的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的,有些诧异的说:“你没存我的电话号码?”我说:“我的手机里不存任何人的电话号码,任何人。”我加重口气强调了任何人三个字。因为,我从来不主动打电话给谁。他“哦”了一声说:“我知道你一定又是在加班,你们公司还在那个大厦?”我“嗯”了一声。我想,如果你找来,那么,说明我们今天有一面之缘,如果你找不到,那,对不起,你该干嘛干嘛去,我继续给我女儿当枪手,我不会下去见你,因为,你只是我熟悉的陌生人而已。他说:“你下来吧,我带了点特产给你。”我说:“我走不开。”他说:“好吧,那我上去吧。”十分钟后,门铃响了,我去开门。他站在门外,脚边是一个鱼皮袋子,鼓鼓囊囊的,袋子旁边是一个挺大的纸箱子,我站在门里,盯着他看,他的嘴角牵动着面部肌肉,五官扭曲着堆起一些大大的粉红的嫩肉疙瘩,那是烧烫伤痊愈不久的疤痕,但,我还是从他高大帅气的身形上认出是谁了,一个合作了五年的客户,合作期间一直是我的追求者。我的心颤栗着,不争气的手无论如何也不能按对六位开门的密码。
  
  二五年的客户合作期间一直是我的追求者
  
  两年前,他的公司忽然换了和我合作的技术人员。我没问原因,对方也没说。我不是个多事的人,和谁合作都一样。后来,他给过我电话,说:我另立门户了,你来我这里上班吧,我会给你更好的待遇。我婉拒了。可是,他并没有死心,经常会在电话里问候,偶尔也聊一下工作,可我是个守口如瓶的人,公司的商业机密我是不会走私一个字的。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还是不断的和我联系,说一些他的状况,说一些原来互相合作的人事变动,后来说的越来越多是他的家庭情况。
  
  去年,他不再和我联系,我也渐渐的忘记了他。十月份的时候,听同事窃窃私语,说:“还记得和我们合作的某公司的某总吗?真没看出来呢……”见我走近,便住了口。
  
  再后来,他所在的那个公司突然中断了与我们的合作。老板说:“某某公司内部出了大件事,正在调整上层的人事关系,最近都不能和我们合作了。”老板说这话的时候,用不易捉摸的眼神盯着我。我是个反应迟钝的人,也懒得理他鬼三鬼四的样子,问老板:“还有其他的事儿吗?没有其他的事儿你赶紧干你的活儿去,你这么盯着我,还让不让我干活了?”老板欲言又止,走了,走到办公室门口,站住了,转过身来,说:“你不是个文艺女,你就是个IT男。”我瞪了老板一眼,心里骂:你家大爷滴,我是什么人与你何干?老板看我要怒的样子,一扭身,蹬蹬蹬蹬的没了踪影。
  
  三
  
  我把他迎进会客室,他习惯的坐在他以前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会客室用的是聚光灯,几个小射灯把光聚在中间的茶几上。我,冷静了下来,从冰箱里拿出他喜欢喝的可乐,放在他面前。他用脚踢了一下给我带的东西,说:“这一袋是你喜欢吃的生花生和生葵花籽。这一袋是我们老家自己熏的腊肠腊肉。这个纸盒子里是我们家山上采摘的野沙梨和酸枣,都是经过霜打的,很甜的。”我很珍惜的把袋子和纸盒子抱到我的身边,放在脚底下,对他微笑着。他说:“你不想问点什么?我进来到现在你一句话也没说呢。”是啊,他进来到现在我一句话也没说,可是,我该说什么呢?问他的脸是为什么被毁容?还是问他为什么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他大概看出我一脸茫然的样子,他站起身来说:“我走了。”我忽然开口了,说:“你别走,我请你喝酒吧。”他站在会客室的门口说:“不了,我这个样子去饭店会吓到人的。”我说:“我没觉得你有多吓人,我觉得你和原来没什么变化,只是更男人而已。”说这话的时候,我几乎是喊出来的,我听出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他说:“我们合作了五年,我也追求了你五年,你从来都不说假话的,今天怎么说假话了?”我低头,觉得脸“轰”的一声开始发烫。
  
  他默默的走了出去,手里拿着我给他的可乐罐子。我跟着送他,到了电梯口,我说:“你还在做这个行业吗?”他诧异:“你真的不知道我们公司和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摇摇头。电梯来了,他快速的走进去,说:“我要是你,也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我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样子,是因为我知道公司的内幕太多了,让别人给陷害算计成这样的。我现在老家种地,这次来是办理社保关系的。”我刚想说有时间我去看你,电梯却关上了,我看着那一串红色的数字从29往下一层一层的移动着,忽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恍若梦境的感觉。
  

上一篇:你的赠物回忆着你的深爱你的挚爱 下一篇:没有了